CAFE改為SAFE,特朗普為什么要回退汽車燃油經濟標準?

特朗普(Donald Trump)終于實現了其總統任期內的一個夙愿:削弱奧巴馬時代的燃油經濟性標準。

3月31日,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和美國環境保護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EPA)宣布安全經濟燃油效率(SAFE)新規則將取代之前的企業平均燃油經濟(CAFE)規則。就在全球努力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和氣候危機之時,美國的新規定將增加污染。

根據新的SAFE規則,汽車制造商的2021-2026年型號乘用車和輕型卡車每年要把平均燃油經濟性提高1.5%,最終達到40mpg(英里/加侖)。

奧巴馬政府2012年發布的CAFE規則要求,汽車制造商必須將其車隊的平均燃油經濟性每年提高5%,最終在2025年達到54.5 mpg。如果汽車制造商未能達到每款車型的排放標準,將面臨罰款。各大汽車制造商每超出0.1 mpg需支付5.5美元罰款,但可以從其他汽車制造商那里購買積分,比如特斯拉。

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指出,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的數據,奧巴馬時代的標準已經幫助減少了5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為司機節省了860億美元的燃料成本。然而,根據新規則,預計釋放到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將多出十億噸,還會增加大約800億加侖的汽油和20億桶的石油消耗。目前,交通運輸行業已經成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來源。

那么特朗普為什么堅持這么做呢?

特朗普政府認為,隨著燃油經濟性的提高,新車變得越來越貴了,這迫使更多的人要么購買二手車,要么繼續使用他們的舊車。

由于老舊汽車沒有新車的那種現代安全性能,安全方面自然不如新車。降低燃油經濟性標準將使新車的前期成本降低約1000美元,這意味著更多的人能購買更新、更安全的汽車。綜上,特朗普認為回退燃油經濟性能讓汽車變得更優惠,讓人們更安全,也更環保。

事實上,這一說法是有缺陷的。首先,特朗普政府的論斷基本上沒有考慮這樣的事實,美國車輛的平均價格上漲是因為汽車制造商現在大力支持銷售價格更高,車型更重,更有利可圖的SUV和皮卡。很多企業幾乎完全把轎車移出了自己的產品線。

雖然大多數消費者可能會喜歡更便宜的標價,但一些專家認為,新規定最終會讓他們在這些汽車的使用壽命上付出更多代價。《消費者報告》(Consumer Reports)最近的一項分析顯示,就算汽油價格跌至每加侖1.50美元,并在未來30年保持這一水平,這種燃油經濟性回落“仍將增加消費者新車的總擁有成本”。

更低的燃油經濟性技術能固然能帶給汽車制造商成本節約,但難以保證能給買家帶來1000美元的優惠,這基本上取決于汽車制造商如何利用這一額外空間來進行價格競爭。

特朗普政府也沒有考慮這一事實,新的汽車往往體型更大,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也正加入SUV和皮卡行列,這些車驚人的車禍致死概率表明,新車并不一定就是安全的。此外,這些車的價格確實更高了,但大多是因為新技術的采用,如信息娛樂系統和輔助駕駛系統,這并不能表明是更嚴格的燃油經濟性導致的新車價格上漲。

根據凱利藍皮書(Kelley Blue Book)的數據,2012年,新車的平均價格為31616美元。2017年,奧巴馬制定的排放標準規定開始生效時,新車平均價格是35300美元,而2019年底是37307美元。

事實上,新規則并沒有達成特朗普理想中的“大回退”,這已經是與各界協商和妥協的結果。2018年,他和EPA提出的第一版建議將計劃中的每年增長的燃油經濟性凍結到2020年的水平,也就是最終增長到37mpg。

傳統汽車制造商是特朗普回退燃油經濟性的主要支持者,但是他們內部也開始有了分歧。

去年7月,福特、大眾、本田和寶馬與加州達成協議,自愿將旗下汽車的平均燃油經濟性從2021年的水平每年提高3.7%,到2026年達到50mpg的平均水平。

通用、豐田和FCA則支持特朗普政府取消加州獨立制定更高燃油經濟性規則的特權。去年9月,NHTSA和美國環保署發起了統一的國家標準,禁止以加州為代表的多個州獨立制定燃油經濟性規則。

特朗普政府這些舉動已經引發了一系列訴訟,包括加州在內的17個州及哥倫比亞特區曾聯合控告特朗普政府,預計新規則還將進一步導致長期訴訟。

此外,在全球推廣更環保的新能源汽車之際,燃油經濟的回落不利于美國燃油經濟技術的發展,也將影響汽車的出口,還會對美國電動汽車市場造成沖擊。但是,考慮到目前冠狀病毒對汽車行業造成的沖擊,新規則能減輕傳統汽車制造商在提升燃油經濟技術方面的成本壓力。


18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