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不了解的領域妄下結論,馬斯克成疫情壞榜樣

紙上談兵式流行病學家”在3月份大部分時間里都讓情況變得更糟

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一向不走尋常路。對于新冠病毒,他也有自己不一樣的想法,但這次卻是致命的。

他先是對新型冠狀病毒傳播不以為然,稱對這種病毒恐慌是“愚蠢的”。然后又質疑呼吸機是否真的存在短缺,之后稱兒童“基本上是免疫的”。在他看來,“假陽性”可能占到病毒檢測的80%。3月25日,他又在推特表示,把他稱作“病毒懷疑論者”是“搞錯了”。3月26日早上,特斯拉通過郵件向員工公開了兩名員工確診新冠病毒的消息。

現在,特斯拉已經在為病人提供呼吸機,盡管他之前幾周的時間都在試圖淡化這種病毒的影響。然而,馬斯克早期的否認僅僅是個開始。

3月27日,也就是魯迪·戈伯特(Rudy Gobert)和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宣布病毒檢測呈陽性,美國終于開始嚴肅對待冠狀病毒的16天后,馬斯克還和追隨特朗普的一些權威人士一起繼續弱化病毒的影響。

這不足為奇,畢竟馬斯克很喜歡在公共場合表現自己,常常在一些高調的場合承諾幫助解決世界上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有時侯可能是給學校捐款改進教學設備,讓情況稍微好一點,有時侯卻以一場官司收場(2018年夏天,12名泰國少年足球隊員和其教練被困洞穴,救援人員因未采用馬斯克的救援方案被后者罵為“戀童癖”,最終引來一場訴訟)。通常,很多事情不會以馬斯克解決了問題而告終。

馬斯克看起來也在努力幫忙。在公開質疑呼吸機需求的真實性之后,紐約州政府直接告訴他這種需求是存在的。之后,他就開始購買這些救生設備,并以特斯拉的名義分發。

現在,他對外宣稱正把一家工廠改造呼吸機制造工廠,這一點值得贊許,盡管原本一周前就可以輕松完成。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畢竟他在推特上扮演了很久的“紙上談兵式流行病學家”。過去兩周里,他一直在推特上了解有限的公開信息,并向他的3200萬粉絲實時發表公開意見。

馬斯克和他的公司也做了一些事情來解決他曾質疑過的呼吸機短缺問題,比如,直接采購呼吸機的短期計劃以及生產新產品的長期計劃。但是,他也一直在進行某種形式的虛假宣傳。他的公司也建立在他強有力的發聲和自身塑造的博學者形象之上。但事實是,他不是這些領域的專家。疫情是一場在多條戰線上進行的戰爭,雖然他可能在其中一條戰線上提供幫助,但他卻正在傷害另一條戰線。

他承諾制造呼吸機也是在福特和通用進行工廠改造之后才開始的。

從他發布推特的時間線來看,從3月6日發布的那條臭名昭著的“冠狀病毒的恐慌是愚蠢的”,到12日再次發推稱某些形式的道德譴責是“搞錯了”,這也直接導致3月18日的“如果呼吸機有短缺,我們會制造”,這意味著他自創的觀點直接導致了疫情應對遲緩。

盡管他遲緩的行動仍能挽救生命,仍然值得贊賞。但這并不意味著他真的計劃了去做正確的事情,這只是因為他把自己逼到一個死胡同,“做正確的事情”是唯一的出路。

以錯誤的出發點做正確的事仍然是好的,他可以再次這樣做,但也要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盡管他在多個領域成績斐然,卻不是一個完全的博學者,他需要停止就疫情妄下結論。

如果他選擇把話語權留給專家,放大有用的聲音,努力解決呼吸機短缺,情況會變得更好。

不幸的是,他3月份大部分時間里都讓情況變得更糟。

為了讓大家了解馬斯克在推特上的這種行為有多危險,我們采訪了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專注于新冠病毒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組成員亞當·J·摩爾(Adam J. Moore)。他稱馬斯克發表的是“無知的意見”。

在3月17日發布的一條特別的推文中,馬斯克提出,應該考慮使用氯喹來治療這種病毒,幾天后特朗普也分享了類似的消息。摩爾表示,這種方案來自于與體外測試相關的研究,“也就是在培養皿中進行的細胞測試。”

“這些實驗很少能在人類身上得到相同的結果。”摩爾補充說,“無論這些實驗多么成功,他們都不會推薦這種藥物用于臨床治療。所有結果僅支持進一步研究。”

特朗普是否從馬斯克的推特得知的氯喹療法無從得知,但他相信這種藥在3月19日會成為一種神藥。截至3月22日,至少有一對夫婦嘗試使用一種不同的氯喹化學物質(原本用于清潔魚缸)進行自我治療,其中一人不久后死亡。

在3月19日的另一條推特中,馬斯克稱孩子們對病毒“基本上是免疫的”。摩爾指出,這一言論混淆了免疫和無癥狀。事實上,“沒有哪一人群被證明對SARS-CoV-2有天然的免疫力。他的言論完全是謊言。在同一條推文中,他已經反駁了自己的觀點,他稱孩子和老人一起聚會是有風險的。如果孩子免疫,這就說不通了,因為他們不會傳播病毒,所以老年人也不會有風險。無癥狀是導致情況危險的原因。這種兒童免疫的言論會導致一些父母不把孩子近期的發燒、干咳和氣短當回事。”

同樣地,馬斯克又決定分析一名該領域的教授所做的研究。“他不是流行病學家,”摩爾指出,“因此,他對這位教授結論的看法不應該有任何價值。”

他補充說,“就研究本身而言,這位教授的結論也在這樣一種觀點下做出:‘如果我們反應過度,結果卻一切正常,那該怎么辦?’他認為,我們的結論基于不完善的數據,因此需要放輕松。的確,我們正在處理的數據不完善,但這就是活躍流行病的問題。所有的數據都是不完美的,因為我們正忙著對付的是一種全新的病毒。我們必須根據目前所擁有的數據做出決定。如果總是等待完美的數據,我們將永遠等待。我們所做的決定是基于幾十年的流感研究,現在正在進行調整以適應新冠病毒,因為它的活動方式與流感大流行非常相似,可以在不造成太大災難的情況下對流感方案進行調整。”

馬斯克似乎為醫院提供了一個新解決方案,以減少病人呼吸機的總需求數量。

“到這里,”摩爾說,“馬斯克已經決定成為一名生物醫學工程師,并聲稱重癥患者共用設備沒有問題。原博是一個缺乏設備的鄉下護理中心的辦法。在特斯拉稱會制造更多呼吸機之后,他又改口說,如果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共用一臺呼吸機是無害的,那么少用呼吸機也可以。”

摩爾表示,馬斯克了解火箭的流體力學,并不意味著他在緊急醫療護理方面的解流體力學。這可以作為缺乏設備的一個理由,但簡直是院內感染的源頭。

馬斯克曾多次聲稱,感染了冠狀病毒死亡和死于冠狀病毒存在巨大差異,他還引用了同一份意大利的死亡原因圖表。

“他多次引用這張圖表,聲稱新冠病毒實際上并沒有造成人員死亡,是其他疾病造成的。”摩爾說道。

他指出,馬斯克一直在曲解很多醫生常說的類似言論,試圖淡化病毒的嚴重性。比如這種邏輯:“他們不是死于冠狀病毒,而是冠狀病毒導致的心臟病的病情惡化。因此死因是心臟病,而非冠狀病毒。”他把這些死亡事件貼上了“假陽性”的標簽,并聲稱歪曲了數據,盡管他所展示的數據清楚地表明這些都不是“假陽性”。

18选7中奖规则 捕鱼达人3手游下载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东方6十1哪个app 期期精准无错三头中特 模拟炒股心得 四川金7乐手机版 黑龙江11选5官网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社区 广东快乐十开奖结走势图 快乐十分钟选号技巧 今日上证指数多少点 二分时时彩规律 白小姐4肖选1肖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 环岛赛体彩玩法介绍 大乐透新规则